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8准备离开

    “没事吧?”

    将惊魂未定的俞潇潇揽在怀中,江荀关心问道。

    听到属于他的声音,俞潇潇下意识地抱紧江荀,眼泪飙出,“呜,刚刚吓死我了……”

    “你做事总是这么不小心。”他的责怪,更像是心疼。

    “你不知道,刚才我以为我会就这样……”这一刻,当她叙述内心恐惧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安慰时,她才意识到,她似乎不再适合这么做。

    将未说完的话硬生生的咽进肚子里,她止住了声,慢慢推开他的怀抱,尴尬道,“呃,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她刚才无意识的将眼泪鼻涕擦在了他昂贵的衣服上。

    “傻瓜,跟我不必计较这些。”

    “呃,我回去了。”

    “还是我送你吧!”

    她已然迈开步伐,客气道,“不用了,计程车已经来了,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看着她如避开他般迅速地坐上计程车,他恢复冷冽的黑眸诡异地眯成了一条线。

    倏地,他吩咐身后跟随他的手下,冷声道,“去查一下她最近见了什么人。”

    “是。”

    ------

    夜晚,江家二楼的主卧室落地窗前,江荀单手插着裤袋,闲定自若地看着液体在酒杯内摇晃的诡异弧度。

    手下刚才来报,俞潇潇今日见了俞家的管家陈姐。

    陈姐跟随了俞锦源十多年,是俞锦源的心腹,此次她消失这么久,原来是去瑞士帮俞潇潇开了一个银行账户,将俞锦源之前从‘俞氏’转走的流动资金全都存到了这个户头。

    很显然,俞锦源在临死前就已经未雨绸缪。

    想到这里,江荀俊颜上的诡异笑容愈深……

    俞锦源啊俞锦源,你倒是很懂得替你的宝贝女儿寻找退路,可是,你确定你那傻女儿会乖乖听你的话离开吗?

    --------

    同一时间,俞家。

    俞潇潇正因为混乱的思绪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时,一道手机简讯的提醒音传来。

    俞潇潇无聊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下一秒却震慑坐起身。

    屏幕上显示——“少奶奶,先生要离开T市了,可能会空了这屋子,我看家里还有一些您的东西未拿走,您是不是要过来看一下。”

    --------

    两天后,俞潇潇来到江家。

    管家像从前一样恭敬对她,“少奶奶,您房间的东西我没动过,我陪您上楼看看有什么需要收拾吧!”

    “好。”

    来到二楼,俞潇潇驻足在了她生活了两年的卧室门口。

    里面的摆设并没有丝毫改变,仿佛她从未离开一样。

    俞潇潇走了进去,眸光无意间瞥见了那搭放在椅子上的白色衬衫。

    她走了过去,习惯性地捞起他的衬衫,吩咐道,“将先生的衣服拿去洗吧。”

    管家愣了一秒,才点头,“是。”

    当她将白色衬衫递给管家时,才意识到,她过去养成的习惯现在做来却是有几分尴尬,于是她转移话题,“呃,先生这几天都在这里休息吗?”

    “是的。”

    听到管家的回答,俞潇潇沉默了下来。

    以往他在家的时候,总要她陪着他,而如今,他们却将要变成两个不相干的人……

    思绪沉淀了许久,在她反应过来时,管家已经下楼,而她也好像突然想到让她留恋的东西,即刻拉开了床头抽屉。

    拿开抽屉里面用剩下的保险套及他睡前经常会看的几本财经杂志,她将埋在最里层的那个首饰盒拿了出来。

    首饰盒里面装着的钻石项链依旧闪耀着迷人的光辉,她轻轻触摸上面的粉钻,不由陷入回忆。

    她依旧记得他拍下这条项链送给她的那一夜,在这间房里——

    他由后拥着她,柔声问她,“是不是很喜欢?”

    她讨人嫌地回了句,“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你真拍下来了,你钱真多。”

    他亲了她的脸颊一下,宠溺道,“我的钱就是给你花的。”

    她记得那天晚上就因为他说的这句话,她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内心无法否认有着层层的喜悦。

    --------

    诸如此样的回忆很多很多,此刻回想起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两年两人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早已经驻留在她的心底。

    其实有时候想想,她这辈子也算是顺风顺水,即便是被迫嫁人,她嫁的人也是全世界女人都仰慕的对象……算算,她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没有再胡思乱想下去,俞潇潇起身,来到房间的衣柜前面。

    偌大的衣柜里只剩下江荀的衣服,看见佣人将他的衣服排得很乱,她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按照他平日的习惯,由浅到深的排列好。

    --------

    在江家足足呆了两个小时,离开的时候,俞潇潇并没有带走什么,只是在踏出江家的那一秒,她转身回望了这栋她生活了两年的别墅许久。

    回程的路上,她接到陈姐打来的电话……

    “小姐,我已经买好机票,但时间在明晚,你看下会不会太赶?”

    眸光注视着窗外的景致,俞潇潇想也没想便回答,“不会,就明晚吧!”

    “好,我现在就订票。”

    --------

    XX私人医院。

    刚从外边进来的江荀轻声走向床边,床上的人如前几日一般,双手交叠平躺在床上,呼吸平稳,显然睡得很熟。

    他心疼地审视她略显苍白的脸庞,缓缓伸出手,无限爱怜地抚摸她绝美的脸庞。

    “羽珊……”他轻轻拨开她脸颊旁的发丝,柔声唤着。

    “嗯。”杨羽珊应着,却没有醒来。

    谁也想不到,只有百分之二十成功率的手术竟那么顺利就完成了……

    医生说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未来一年她若没有出现身体排异的现象,她的身体就能够完全康复……

    再次凝视了熟睡中的杨羽珊一眼,他转身欲离去,这时候,一双轻柔似水的柔荑深深缠绕住他的腰身。

    江荀身子一怔。

    杨羽珊将脸贴在他的脊背,温柔好听的嗓音逸出,“怎么就走?”

    江荀转过身,捧起杨羽珊精致的脸庞,语调无限宠溺,“调皮,居然敢在我面前装睡?”

    杨羽珊将头靠进江荀的怀中,撒娇道,“我只是想看看我睡着的时候,你的眼神是不是也是那么在乎我。”

    江荀拥紧怀中的女人,“傻瓜……”

    杨羽珊闭着眼,脸上漾着幸福,静静地拥着他。

    江荀也不说话,只是凝睇着她,眸光充满怜爱。

    蓦地,杨羽珊好像想到什么,她抬眸看向江荀,语调带着担忧,“荀,你妈咪今天跟我打来电话,她说浅浅的情况不太好,哮喘越来越严重,去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频,我真的很担心……我好怕她长大以后会像我现在这样。”

    江荀俯首亲吻杨羽珊头顶的发丝,柔声道,“我说过,有我在,浅浅不会有事的。”

    杨羽珊哽咽道,“荀,等我修养好了,我们就回美国,我好想浅浅……”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