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19机场被抓

    翌日,T市高级妇科医院。

    俞潇潇坐在医生的对面,认真地听医生交代。

    “俞小姐,孩子已经七周了,胚胎发育情况不错,胎心也很好,因为你的体质偏瘦,渐渐过去我希望你能多注意补充营养,孩子跟着吸收也会长得更好的。”

    “好的。”

    医生又道,“至于你说你今晚要坐飞机出国,我的建议是你如果无法避免这次飞行,那就不要让自己太劳累,在飞机上记得多休息。”

    “好。”

    接过医生递来的BC单,俞潇潇一瞬也不瞬地注视着上面显示的那个小生命,内心感到无比的满足。

    他真的好像一颗小豆子,那么可爱……

    --------

    坐在回程的计程车上,俞潇潇愉悦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起初她还担心她一个人可能会照顾不来孩子,可当她看见BC单上的这个小生命时,她就觉得,不管以后有多么大的困难,她都要好好抚养这个孩子……

    心情松懈了下来,她扭头看向窗外。

    老天也许就是这么爱开玩笑,谁也没有想到,在她看向窗外的这一瞬间,一辆她所熟悉的黑色车子刚巧自她的身旁掠过……

    顿时,她愣了。

    因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刚刚开走的那辆黑色车内,不只坐着江荀,还有一个紧靠着他肩的美丽女人。

    形容一个人女人长得好有分好几个等次……

    比如,俞潇潇觉得自己长得还算过得去,在美丽值上应该有八十分,但,有些女人的美丽值却可以达到完美的一百分,就像俞潇潇刚刚见到的那个靠在江荀肩膀上的年轻女人。

    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的感觉就好像俞潇潇第一次看见江荀,真就是惊鸿一瞥,惊艳四座。

    也几乎是在这一瞥中,俞潇潇猜到了,这个女人就是“羽珊”……理由很简单,一是江荀和这个女人很亲密,二是她和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有几分相似。

    俞潇潇以前总想,像江荀这样心思深藏、做事显山不露水的男人,他看上的女人究竟会是怎样的?现在看来,男人还是逃脱不了外貌协会这一说,“羽珊”的美是摄人心魂的,难怪江荀一直念念不忘,以致找个替身来纾解相思……

    她必须承认,回家的时候,她的心情很糟,再怎么说,这个男人也是跟她亲密了两年的“老公”,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确实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可她却还不能够发作,因为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哪怕就如父亲所说的“羽珊”已经死了,她和江荀也不可能有结果。

    --------

    黄昏,夕阳撒落室内。

    披着睡衣的杨羽珊踮着脚尖,轻步走向落地窗前的那抹身影,倏地,由后抱住了他,“荀……”

    江荀并未转身,只是覆上杨羽珊的手,带着宠爱逸出,“逼着我把你从医院接回来,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

    杨羽珊闭着眼贴在他的脊背,撒娇道,“我想你陪我。”

    江荀执起杨羽珊的手背轻轻一吻,低哑道,“你知道的,你身体不好。”

    杨羽珊慢慢地睁开眼,黯然吐出,“我真没用……”

    江荀在此刻转过身,轻捧起杨羽珊那我见犹怜的失落脸庞,笑侃,“等你的身体好了,还怕……”

    杨羽珊及时用食指封住了江荀的唇,恼羞吐出,“我不跟你说了……”

    --------

    欧凡走进套房的时候正巧见到杨羽珊害羞地靠在江荀的怀里,因为始料未及,他连忙退出了房间,恨不能一秒钟内消失。

    “呃,欧凡……”

    杨羽珊无意间看见了欲悄声离去的欧凡。

    欧凡转身离开的背影被迫再次转回来,尴尬道,“呃,抱歉,没想打扰两位,只是刚刚有些事想向老板禀告。”

    杨羽珊主动跟江荀拉开距离,善解人意地吐出,“你找江荀肯定是有公事要聊,我就不妨碍你们了,我去梳洗一下。”说着便在江荀的脸上亲了一下,转身离开。

    欧凡躬身,“老板。”

    江荀重新将视线投向落地窗外,“说。”

    欧凡道,“已经按您的吩咐将证据交给了警方……”

    --------

    两个小时后,T市LY机场。

    陈姐在前面拖行李,俞潇潇和沈凌微挽着手走在后面。

    沈凌微仍旧忍不住惋惜道,“唉,就算要走,也可以告诉某人一声,看看人家什么反应也好啊!”

    他能有什么反应?他此刻恐怕是怀抱温柔,连想到她的时间都没有……

    当然,这样的想法俞潇潇没有告诉沈凌微,她只是轻轻柔柔的笑说道,“我不想知道。”

    沈凌微张大眼睛,一派正色道,“就算他不在乎你,他也可能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就这样带孩子走了,你没想过这对江荀是不公平的吗?”

    俞潇潇缓缓垂下眼帘,“不瞒你说,孩子是个意外,我和他都不想有……我想,等我离开T市后找律师跟他谈谈孩子的问题,他应该不会跟我争孩子的抚养权的。”

    “可……”

    沈凌微还想说些什么,前方的陈姐恰好出声,“小姐,已经可以安检了。”

    “好。”

    来到安检口,俞潇潇挥手跟沈凌微道别。

    沈凌微眼中含泪,同样挥手。

    就在俞潇潇从陈姐手中接过证件欲去安检时,俞潇潇的身边突然走来了两个警察模样的人,他们迅速将俞潇潇拦住,其中一严肃道,“您好,是俞潇潇小姐吗?”

    “呃,我是。”

    “对不起,你现在不能出境,我们警方有一些关于你父亲的问题想要问你。”

    --------

    警局。

    审讯室内,俞潇潇震慑望着对面严肃的警员,不断摇首,“不,警官,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爹地不是这样的人,他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请你们调查清楚!!”

    警员随即将手中的一叠资料递予俞潇潇,正色道,“俞小姐,这是我今早收到的匿名邮件……邮件内清楚的指出,二十五年前,你父亲在与马来西亚华裔橡胶大王李先志的女儿李兆君交往中,以骗婚的方式骗取了李先志给予女儿李兆君的十亿人民币。”

    俞潇潇翻看着眼前的资料,最后将视线停驻在一张男女相拥的亲密合照上……

    尽管照片中的男人正值壮年,可俞潇潇还是一眼就认出这照片中的男人就是当年风华正茂的父亲,而对于照片中的那个女人,俞潇潇却是一无所知,完全不认识。

    俞潇潇将资料推向警方,笃定道,“就几份资料和这几张照片,怎么能够说明我爹地曾经犯过诈骗罪?”

    “俞小姐,我们警方若没有确实的罪证是不会请你过来协助调查的……”

    --------

    看见俞潇潇脸色苍白地从审讯室出来,陈姐连忙迎了上去,紧张问道,“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老爷有关的?”

    俞潇潇缓缓点头,呆愣吐出,“他们说爹地在二十五年前涉嫌金钱诈骗,因为数额巨大,可能会没收财产,而‘俞氏’作为以爹地为法人的企业集团,将首当其冲进行股份拍卖以补偿受害人。”

    陈姐听完俞潇潇的叙述后重重地后退了一步,脸色迅速泛白。老爷最害怕的,终于来了……

    俞潇潇并没有注意到陈姐的异常反应,反而疑惑地问,“陈姐,警方说爹地曾经在马来西亚跟一个名叫李兆君的女人交往过,你跟随爹地二十多年,请你告诉我,爹地真的认识一个叫李兆君的女人吗?”

    陈姐依旧处于怔愣状态。

    “陈姐,陈姐……”

    在俞潇潇连唤几声之下,陈姐这才回过神来,用力摇首,“呃,我不认识,也从没听老爷提起过。”

    “可是警方那边确有确凿证据,而且,根据警方调查的资料显示,二十五年前,爹地确实是莫名其妙地发了一笔横财,而后才创立了‘俞氏’。”

    陈姐忙道,“小姐,老爷年轻时经历过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可老爷如今已经过世,那些是是非非到现在来批判已经没有意义……我希望你不要深究这件事,更不要被警方误导认为你爹地是个歹人。”

    俞潇潇轻轻点头,“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但警方那里确实有真凭实据,而且择日会开庭审理此案……如果我们没能找到新的证据替爹地翻供,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俞氏’会被拍卖以偿还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