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20有求于人,必有所付出

    由于这起突发事件,俞潇潇最终没能离开……

    于是,从警局回来的第二天,俞潇潇便不听陈姐要她顾及身子的劝阻,一股脑钻进了俞锦源的书房和卧室,努力寻找她父亲跟“李兆君”有关系的蛛丝马迹。

    或许是老天体谅俞潇潇有心,终于在将父亲的卧房翻了个底朝天之后,衣柜内的夹层中,俞潇潇翻到了一张父亲和“李兆君”的合影……

    不同于警方拿给俞潇潇所看到的那张,这张很明显证明两人的关系暧-昧,因为这张照片上的俞锦源穿着白色西服正亲吻穿着纯白婚纱的“李兆君”。

    俞潇潇神色呆滞地靠在自家的沙发上,眸底一片失落。

    陈姐移到了俞潇潇身旁,轻声劝说,“小姐,我说过不要去在意这件事,这毕竟是老爷的过去,就算你知道事实,又能如何?”

    俞潇潇微微皱眉,“您这么说的意思是其实您知道警方查到的一切属实,对吗?”

    陈姐立刻反应够快地回答,“当然不是,老爷的过去我也不甚了解。”

    失落将视线重回手边的照片,俞潇潇兀自思索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正色道,“不,我不能就这样定了爹地的罪……从小他就教我做人的道理,他是那么的高尚和慈爱,他不会有那样不堪的过去的……”

    陈姐跟着起身,认真道,“小姐,依我看,老爷既然已经过世,就任由法庭去审理吧!”

    俞潇潇瞪大眼眸,“这怎么能行?这关乎到爹地的名声和‘俞氏’的存亡。”

    “只要我们申请不对外庭审,老爷的名声又怎么会被破坏呢?还有,‘俞氏’已然是个空壳,根本不值什么钱,就让法院判给受害者又如何?”

    “不,陈姐,爹地刚刚离世,我不想他背负那样不堪的罪名,还有‘俞氏’虽然已经是个空壳,但他是爹地一手创立,尽管我不善经营要卖了它,但就算有了新老板,它依然还能存在于商界,而若接受法庭判决,‘俞氏’最终只会被其他股东和得到赔偿的受害者瓜分得四分五裂……”

    陈姐无奈道,“就算知道结果,你又能怎么样呢?”

    俞潇潇平静回答,“我知道一个人,他有钱有势,人脉广,他一定能帮我找最好的律师打这场官司,同时能找人帮我调查清楚爹地和李兆君的事。”

    “小姐,你……你想找的人是江荀?”陈姐似乎不愿意俞潇潇提到这个人,言语中带着些许压抑的恐惧。

    “是,他一定能帮我。”

    陈姐激动道,“不,小姐,江荀不是你可以依赖的人,他其实……”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陈姐连忙改口,“呃,我的意思是,你从前不是最不愿意依赖他吗?”

    俞潇潇将视线投向远方,淡淡吐出,“论夫妻,我不愿意沾惹他太多,论朋友,他是唯一能帮助我的人。”

    --------

    跟江荀相识两年,这是俞潇潇第二次给江荀打电话。

    第一次是她父亲过世的时候,她被顺发等几个老总逼得走投无路,她记得当时她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他都没有接。

    她承认,那时候她挺难受的,心底也像跟他怄气一样,打了几通他没接就索性不打了,心想谁还没点骨气啊!

    现在想想她当时的举动真的有些幼稚……

    他是江荀啊,有偌大的“江天集团”要管理,成天日理万机的,哪有闲工夫整天接一些无关紧要的电话,她还怄气,怄气给谁看?没人会哄的。若真想他帮忙,就拉下脸皮多打几通,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也算好聚好散,他必定也是肯出面的。

    所以,今天,在她此生第二次拨打他电话时,她已经做好多拨几遍的准备,甚至想着,他若是今天没接,她就明天打给他,明天不接就后天打给他,因为他最近确实够忙的,工作方面听说“江天”又在进军一个国际大项目,私人方面自然是那位“羽珊”小姐也需要花时间去恩爱缠-绵,没时间接一些不重要人的电话那也是情理之中啊!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难以预料……

    当俞潇潇做好十足心理准备要复拨电话几十遍的时候,没想到第一通就打通了。

    因此当她耳畔传来江荀那富有磁性的好听声音时,她居然顿了几秒,才尴尬回复他,“呃,抱歉,打扰你了,就是有点事想请你帮个忙,因为情况有点复杂,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去找你。”

    “晚上我在家。”

    他跟她说话其实挺温柔的,只是不是真实的他。

    “哦,那我回家等你。”俞潇潇顺口应了句,突然又觉得这话有些不适合,立马又改成了,“呃,我去你家等你。”

    他似乎在忙,迟了几秒才回她,“嗯。”

    “那就这样了……”

    他没回应。

    俞潇潇悻悻然正要挂断电话,却听见他在电话里补了句,“帮我放好洗澡水。”说完这句话后电话那头就剩下了嘟嘟声。

    俞潇潇石化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呃,凭什么?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她现在可不是他的人了……

    ---------

    俗话说,有求于人,必有所付出,所以,是夜,俞潇潇乖乖地站在了浴缸旁,替某某人放洗澡水。

    她一边水一边嘀咕……

    这人的生活品质真的很刁,家里明明有最高级的水温调控,他却非要人工,理由很简单,机器调的水温哪有人调得好,因此过去两年,帮他放洗澡水也成了她作为江太太的一项任务,不然这会儿哪能这样驾轻车熟。

    调好水温后,俞潇潇就来到了江家的一楼,坐在那儿边看杂志边耐心等他。

    管家又来劝了她一遍,“少奶奶,您回房等先生吧,先生这几晚都挺晚回来的。”

    俞潇潇冲管家浅浅一笑,“没事,你去休息吧,他应该快回来了。”

    “可……”

    管家话没说完,江荀挺拔高大的身影已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唤了一句“先生”,管家就悄声无息地退到了某个角角。

    俞潇潇站起身,刚要开口,就听江荀丢下一句,“楼上说。”然后就径直上了楼。

    这会儿俞潇潇也没迟疑,跟着他就上了楼。

    其实她坚持在厅里等他,并不是害怕两人在他们以前住过的房间里说话尴尬,而是她害怕他万一要带那谁回来住,她在这房间那就真尴尬了。

    俞潇潇进门的时候,江荀已经松了领带并解着衬衫扣子,显然要去浴室。

    俞潇潇也没打扰,就静静地站在房里等他。

    他爱干净,通常喜欢泡一会儿澡再在淋浴房里冲洗,一般不会太长时间,所以她很有耐性地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