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21一夜未归

    江荀步出浴室的时候,看见俞潇潇正坐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致似乎很是专注。

    “说吧。”

    江荀突然出声,俞潇潇吓了一跳,本能地回头,却毫无预警地看到了江荀赤-裸披上睡袍的画面。

    他没在她面前顾忌,她也不必顾忌,结婚两年,他的身体她又不是没看过,现在避开,还显得她太刻意。

    于是,她大喇喇看着他,直接开口,“我想请你个忙。”

    “嗯。”江荀淡淡应了句,随即走到落地窗前,斜着头点燃一根烟。

    俞潇潇来到江荀的身后,平静地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当然,她没有跟他提到她是在机场被警察拦下的。

    听完俞潇潇所说,江荀正好抽完那根烟,在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后,他才看了她一眼,说道,“这好像是你第二次想求我帮忙。”

    俞潇潇眼眸微微瞠大。你知道我还求了你一次?

    江荀看着她震惊的眼睛回答,“上一次我在纽约,原本只需要打一通电话就能解决你当时面临的困境。”

    “你知道我……为什么连电话都不接?”她弱弱吐出,自以为在他面前已经修炼得很好,却连中间那“需要你”三个字她都没勇气说出口。

    他眯起眼,斜睨着她,“原因你难道不知道?”

    俞潇潇愣愣地摇了摇首。

    江荀嗤鼻一笑,“岳父过世,我的妻子却没有想过通知我一声,想来她是不需要我的。”

    俞潇潇缓缓垂下眼帘,自顾自道,“我们之前就已经摊过牌,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爱的女人,而我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父亲算计着从你那里得到的利益,我们两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感情,我父亲的死,我又怎么能够让你以俞家女媳的身份来吊唁?”

    江荀眼眸眯得愈紧,嗓音低哑,“潇潇,难道过去两年你真觉得我只是拿你当替身来疼?”

    俞潇潇沉默表示赞同。

    江荀依旧嗤笑,却笑意转冷,“你真是我的好老婆,俞潇潇……对你我若只是看做替身,我何须要以送你去医院来试探你是否在意我们的孩子,又何须找理由推迟你跟我离婚,再何须今晚要你回来?”

    “我……”

    俞潇潇愣在原地。

    江荀却伸手将俞潇潇揽进怀里,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嗄吐出,“对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生气?”

    他的声音软软绵绵,带着微微热气沁入她的耳际……

    她觉得耳朵有点痒,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他的手臂像不容她拒绝般紧密地圈着她。

    这样的气息,这样的热度,这样的霸道……皆是独属于他的。

    曾经眷恋过的感觉在这一刻荡漾在她的心底,她不想就这样轻易沦陷下去,于是看向他,试图跟他说清楚,却不料,视线毫无预警地对上他的黑眸。

    他的眼仿佛有种迷醉的魔力,吸引着她,让她无法从他英俊的脸庞上移开视线……

    下一秒,一个俯首,他搂紧她的腰,将温热的薄唇贴上她的。

    她理智地别开首,同时用手抵住他的胸膛。

    他感觉到她的抵触,并没勉强,松开她的同时将她略微暗淡的脸扳了过来,与她正视。

    她深深凝望着他那双永远埋藏在深情下的暗黑瞳孔,以知趣的语气道,“江先生,你就别逗我玩了,我们都是快离婚的人了……”

    他讪讪挑眉,“是吗?”

    她认真点头,“我们不是已经说好等孩子生下后就处理这件事吗?”

    孰料,这一刻他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轻声笑后将她的脸拉近,以无法拒绝的语气道,“俞潇潇,你要装傻,我今天就跟你说明白……我要你,不止是今天,还有以后的日子。”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霸道,却不让人讨厌,黑眸定定地看着她,仿佛隐藏着无限柔情。

    她怔愣,心脏处被灌进他软软的温情,禁不住扯动了内心深处隐藏得最深的那根心弦。

    我要你,不止是今天,还有以后的日子……

    他说的话一遍遍萦绕在她的脑海,一瞬之间温暖了她过去两年犹如冰窖的内心深处,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回抱住他,可是,突然间,那夜他站在落地窗前要“羽珊”跟他走过一辈子的情话残忍地钻进了她的耳朵,她最终缩回了手,定在了原地,莫名湿了眼眶。

    他伸出拇指,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将我见犹怜的她拥进怀里,并安慰地轻拍她单薄的脊背。

    她靠在他的肩上,眼泪落得愈凶,甚至抽噎起来……

    他任由她的眼泪沾湿他的脊背,每当感觉她的身体在颤抖时,他便将她拥得更紧。

    许久以后,当她的心境渐渐恢复平静后,她轻轻推开了他。“那个,很晚了,我……”

    他大手一捞,将她重新揽回怀里,俊颜含笑,低哑出声,“今晚,还回去?”

    她低垂眼帘,好似不好意思般,又羞又糗地轻捶他的肩膀。

    他满足地啄了一下她的唇瓣,随即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径直走向房间的大床。

    --------

    天,大亮。

    光线刺激着俞潇潇的眼眸,她从睡梦中缓缓醒来。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看见的是她过去两年所熟悉的天花板,顿时联想到昨晚所发生的事,她立即转过脸,不是做梦,他俊逸的脸庞就在她咫尺之处,而她的唇差点就擦到他的。

    屏着呼吸,她静静看了他几秒。

    他是真的睡着了,呼吸均匀,气息平稳,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辜的大孩子,可就是这样的他,在真实的世界里,谁又能够看透他几分?

    没有允许自己恋栈此刻的安宁,她将他横在她腰间的手臂移开,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

    披了件睡衣,俞潇潇轻手轻脚地来到阳台,将已经关机的手机打开。

    果然,手机一打开就显示有N通陈姐打来的电话,迟疑了几秒,俞潇潇打了过去。

    几乎是在嘟第一声的时候手机就已经接通,里面立即传来陈姐火急火燎的声音,“小姐,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我跟你说过了,我在江家。”

    陈姐的声音明显怔愕,“你……你一整晚都在江家?”

    俞潇潇沉默。

    陈姐仿佛难以接受,语调变得无力又嘶哑,“小姐,你昨晚是不是又和江总……”

    俞潇潇自然能领略陈姐未完的话指的是什么,她平静回答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他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事实确实如此,昨晚他抱她上-床后并没有做更多的动作,只是抱着她睡了一晚……

    陈姐仿似松了口气,“那,你让他帮忙的事他怎么说?”

    “他当然肯帮,他说一切都交给他。”

    “那就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俞潇潇缓缓垂下眼帘,“我暂时不回去了。”

    “什么?”

    好似已经预感到陈姐的震惊,俞潇潇的语调依旧平缓,“我会留在江家几天,你不用担心我。”

    “小姐,你告诉我,是你自己想要留在江家,还是江总让你留下的?”

    俞潇潇如实回答,“都有。”

    陈姐苦口婆心地劝道,“小姐,我不管你心底究竟有没有江总,我都希望你能离江总远一些……呃,我不是说他不好,只是你和他的感情一直都没有所谓的发展,你何须将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你这么年轻,漂亮,以后会有更好的男人出现在你身边的……”陈姐想要劝她放下,却又不能直白地说出原因,心底很是着急。

    俞潇潇轻咬了咬唇瓣,然后回答,“陈姐,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但请你相信,我做的事我心里有数,等爹地的事情处理好,我就离开T市,我不会和江荀再有牵扯的……”

    “小姐……”

    “好了,我得挂了,他可能快醒了。”

    --------

    结束通话,俞潇潇悠远地望向远方。

    江荀……

    昨晚的表白,我自然知道不过只是一场戏。

    我留下,是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而你要我留下,又是为了什么?可以掌控一切的你,究竟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在阳台上吹了许久的风,在俞潇潇转身准备回房的时候,一道铁臂倏然由后向前将她圈在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因为他的气息总是那样淡淡好闻。

    果然,他将首埋进她的颈项,含糊开口,“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任由他抱着,她开口,“睡不着。”

    他勾唇,调侃,“你在怪我昨晚没让你晚点再睡?”

    理解他话底的含义,她顿时羞红了脸,轻嗔道,“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正经的事?”

    “不行。”他回答得干净利索。

    “呃……”她无话。

    他埋首于她的颈项,开始轻轻啃咬她肩上那雪白滑嫩的肌-肤,待在她的肩上啃出深浅不一的吮痕后,他扳过她的身子,欲吻上她的唇。

    她一时没防备,唇舌被他利落地侵占。

    渐渐地,彼此升温,热度像火苗一样燃烧着彼此……

    在她感觉到他身体的热度全部汇聚到下半身且某个敏感部位越来越坚-挺紧绷后,她理智地推开了他,气喘吁吁地吐出,“呃,不能,我现在有身孕。”

    他的手熟稔地解开她睡衣的绑带,已经有些着急,低声喃道,“你知道,有些体位在怀孕前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呃……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在媒体面前放话他“无能”时,他就是用这个体位狠狠地惩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