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022逃之夭夭

    “不要。”她立即拒绝。

    他的大掌已然穿过她薄薄的睡衣罩上她胸前的柔软,细细摩挲,轻轻揉捏。

    “别这样,花园里好多人呢……”

    是啊,只要花园里正在作业的佣人一抬头,就能看见阳台上他们所上演的活春宫。

    “回房!!”

    两个字就解决了问题,他习惯性地将她拦腰抱起。

    “不要,大清早的,哪有人这样啦,快放下我……”她不断拍打着他,试图阻止。

    他却抱着她,径直转身回房。

    不愿再做他泄-欲的工具,她突然灵机一动,用手蒙住了嘴,假装干呕。“呃,江荀,快放我下来……我想吐……”

    她气色本就不好,加上此刻做反胃的动作,立即就让江荀相信了她此刻的行为。

    于是乎,江荀抱着她冲进了卫生间。

    他刚将她放下,她就逃也似的奔到了马桶旁,费力地“干呕”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老天要帮她,在他跟着过来轻拍她的脊背时,一股强烈的反胃上涌,她真的孕吐了起来。

    她是那种孕吐很明显的人,顷刻就吐得她胃里翻江倒海。

    他看着似乎很心疼,在她吐完后,怜惜地将她按进了怀里。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努力遏止着反胃的感受。

    他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道,“老婆,辛苦你了……”

    她摇首,“孕妇大多都这样,过了三个月就好了。”

    他俯低首,再次啄了啄她的唇,缓声逸出,“我不想你一个人这么辛苦,跟我回美国,我让我的母亲照顾你。”

    俞潇潇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江荀居然跟她提到了他的母亲。

    在江荀被人挖掘出来的背景资料中,他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他的父亲早逝,是他的母亲独自将他抚养成人……

    由此可以得出,母亲在他心底是何等重要的人物。

    可就是这样一位他尊敬、深爱的人物,在他们结婚这两年里,他却从未跟她提起,更遑论带她去美国见见她的这位“婆婆”。

    说实话,在他们结婚的第一年,她为此失落过……

    那时候她对他存有幻想,以为已经磨合得蛮好的两人或许可以一起走到最后,因此,对于她连自己“婆婆”都不认识的事,她心底始终存在芥蒂……可后来知道“羽珊”存在后,这种失落的感觉就慢慢消失殆尽了,原因很简单,他从没有把她当做是他的老婆,自然也就没必要让他的母亲知道有这样一位儿媳……

    所以此刻,她处于震慑状态,愣了半晌。

    他以为她在犹豫,缓声吐出,“‘江天’总部在美国你是知道的,即便因为你,我也不可能长期逗留在T市……尤其近日‘江天’接了几个重要项目,需要我亲自回美国处理,很长时间我都不会再回T市,所以我决定,等处理好你父亲的事,我们就回美国定居。”

    此时此刻他所说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的诚恳、真挚,若不是早就清楚他这潭水深不见底,她或许已经深深沉入……因为,不会有人知道,跟随着他,曾经是她最美好的奢望。

    想起来真是讽刺,那些她过去曾经幻想过的美好未来,如今她只要一个点头,就能够轻易得到,可这一刻,她却只想跟他说NO……

    “潇潇,跟我一起回美国,我会给你全世界女人都仰望的幸福。”他将看似犹豫不决的她拥进怀中,沙哑允诺。

    她愣愣靠在他的怀里,身体感觉到他渴求的热度,但她的心却始终冰冷。

    “潇潇……”

    在他再次低嗄唤出声的时候,她终于伸手用力抱紧了他,闭起眼,以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声音娇柔地附和他,“我愿意,天涯海角,我都愿意跟随你。”

    --------

    下午,“金叶子”高级会所外,罗耶无聊地踩着脚上的石子。

    倏地,欧凡从“金叶子”走了出来。

    一眼就看见罗耶,欧凡微微皱眉,“你不在老板身边,跑来这儿做什么?”

    罗耶迎了上去,如实回答,“总裁这两天都跟俞小姐黏在一起,没我什么事……听说你在这里应酬那个法官,我就来看看难不难搞定。”

    欧凡道,“早就已经收了钱,能有什么搞不定的。”

    罗耶嘿嘿一笑,“总裁这招真是高啊,逼得俞小姐走投无路,再来一个英雄救美虏获芳心……”

    欧凡没有回应。

    罗耶继续自顾自道,“希望俞小姐能在美国帮总裁生个带MNSsU血型的孩子,否则浅浅的病,唉……”

    --------

    法院这个从来都庄严肃穆的地方,因为俞潇潇挽着江荀的出现,今日竟出现了大批媒体围堵。

    此刻,在保镖的保护下,俞潇潇顺利走进法庭,代表俞锦源站在了被告席上。

    江荀坐在旁听席上,一副闲人的样子,却散发着他与生俱来的尊贵和傲然。

    案件已经开始审理,俞潇潇配合着律师跟受害者代理人所请的律师博弈。

    今天江荀跟她说要陪她出席庭审时,她真的很开心,原本想要保护父亲的名誉而选择保密庭审,却突然间觉得没有必要,因为知道有他在,庭审一定会赢。

    果然,各自的律师经过四个小时的唇枪舌战,俞潇潇终于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答案……

    法官庄重宣读,“……基于疑点利益属于被告,本庭宣判,逝者俞锦源无需赔偿,当庭无罪。”

    旁听席上顿时传来了陈姐的欢呼声……

    也许是因为激动,在法官一锤敲定的时候,俞潇潇激动地奔到了江荀身边,想也没想就在他俊逸的脸庞上啵了一下,开心逸出,“老公,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真是太棒了……”

    江荀及时搂住此刻正开心得蹦蹦跳跳的俞潇潇,嘴角含笑,却严肃提醒,“这样蹦,你还要不要孩子了?”

    “呃……”猛然意识到自己喜悦得几乎挂在他的身上,俞潇潇羞糗,慢慢从他身上滑下,站定。

    这时候,一直守候在法庭外的记者冲了进来……

    面对无数的闪光灯和镁光灯,已经恢复神智的俞潇潇下意识地想要跟江荀拉开距离,却不想,江荀在此刻将她搂紧,如若无人般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柔声叮咛,“都快做母亲了,下次可别像个孩子不懂照顾自己。”

    --------

    十分钟后。

    法庭外,保镖已经清除现场的闲杂人等,此刻正站成两排,恭敬等待俞潇潇上车。

    陈姐背对着那辆黑色车子,忧虑道,“小姐,你确定你此刻要跟江总回江家?”

    俞潇潇平静点头。

    陈姐难以接受地摇首,“小姐,你说过等庭审结果,你不会再跟江总扯上关系,这会儿你却……”

    俞潇潇悠远地望向坐在黑色车子里的那个倨傲身影,淡淡吐出,“我的想法从未改变。”

    “可刚才在法庭里……”陈姐想说的是俞潇潇当着诸人面喊江荀“老公”且对他又亲又抱。

    俞潇潇会晤陈姐所指,却无言以答。

    她不说话是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跟陈姐解释……其实那一瞬间,连她自己都不会不想到,她会开心忘我到抱着他,甚至唤他那个称呼……要知道,结婚两年,她似乎从没有那样叫过他。

    见俞潇潇沉默,陈姐无奈叹气,“我就知道,你这颗心还是没能放下……”

    这一刻,只见俞潇潇摇了摇首,淡淡一笑,“陈姐,你误会了……其实我知道您每次欲言又止都是为了劝我不要跟江荀在一起,虽然我不清楚您是为了什么原因阻止我,但我想要告诉您,我不在乎江荀,也不爱他,这几日我只是想让他帮我解决父亲的事……事实上,我已经买好今晚凌晨离开T市的机票,此刻跟他回去只是因为我在江家还有些事要处理。”

    --------

    夜晚。

    江荀沐浴完毕,见俞潇潇站在落地窗前愣愣地望着窗外的满天繁星,不禁走了过去,首磕着她的肩,由后拥住她,“在想什么?”

    俞潇潇依旧望着天空,如实道,“我在跟天上的星星许愿。”

    江荀跟着望向天空,笑侃,“什么愿望是我不能给你实现的。”

    俞潇潇转过头,点了点他的鼻子,俏皮道,“愿望说不出来就不灵了,反正是你不能给我实现的愿望。”

    江荀轻声一笑,随即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腹,问,“孩子动吗?”

    俞潇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还不明显隆起的小腹,笑着道,“要四个月才能感觉到吧!”

    江荀抱紧俞潇潇,以悠远而憧憬的语气道,“希望是个女孩……”

    俞潇潇好奇地问,“你喜欢女孩?”

    “嗯,女孩可爱。”江荀淡淡地回了句。

    这一刻,俞潇潇脑海中开始勾勒出一张小女孩的脸,眼睛像他,眉毛像她,鼻子像他,下巴像她……

    意识到自己已经幻想得太多时,她好似逃避般推开了他,笑着道,“不跟你在这侃了,我去洗澡,今天好累,我想早点睡。”

    “好。”

    --------

    夜半,一直假装在江荀怀中睡着的俞潇潇,终于睁开了眼眸。

    小心翼翼地拿开江荀横在她腰间的手臂,她慢慢坐起了身。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已经到了她要离开的时间……

    她原本以为要走的时候她是不会留恋地看他一眼的,但在浴室换好衣服后,她还是忍不住走到了床沿,静静地看了他几秒。

    两年的岁月流逝,他依旧还是她初见到他时的年轻帅气。

    其实,她应该感谢他的……

    感谢他这两年一直都对她很好,感谢他今天帮了她……

    所以她今天向星星许了愿,希望他以后的人生能够更加辉煌,他和他的“羽珊”能像他说的那样一起走过一辈子。

    没有允许自己逗留太久,她随即拉开床头柜,拿出了床头柜里的那个首饰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