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七章 争锋

    大堂再次恢复了平静,那些看热闹的人见沈行舟居然会替我开口说话,也不敢再继续逗留下去,纷纷退回了包厢里。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如此要事情了。自身难保,还有什么心思来管别人家的闲事呢。此刻,他们只想快点结束了这一场风波,然后找机会溜回去。在十色玩玩可以,

    兰姨走上来想要道谢,却被沈行舟的保镖拦了下来,她是个风月场上的老手,自然知道当下该怎么做,冲着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好好感谢沈行舟,就离开了大堂。

    不管沈行舟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确实是再次被他给救了,感谢自然是免不了的。

    “二爷,谢谢你。”我感激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却仍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的出现,现在估计我已经被丢到桥西任人糟蹋了。

    “5012包厢。”沈行舟低头瞥了我一眼,就要大步向前迈去。

    我一时有些不明所以,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你该不会以为我说让你陪酒是在开玩笑吧?”他转过头,嘴角微微勾起,看起来竟带着一丝邪气。

    我终于明白,他刚才说的那个包厢号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沈行舟救了我两次,就算他说要我陪睡我也是没有丝毫拒绝的理由的。

    不过,给沈行舟陪酒也好过被一群流浪汉轮,虽然现在我很想回去,也有些担心苏茉,却不敢说一个不字。

    做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即使心里再不愿意,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这些人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我们的明天。

    “怎么会,那二爷,请吧。”我点了点头,扯出一个微笑,想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是欢喜的。

    “叶清!”

    我跟着沈行舟就要往包厢走去,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身,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是顾岩。

    一定是刚才接到兰姨的消息赶了过来。

    我定定地看着他,甚至忘记了沈行舟还在我的身后。

    那一瞬间,我很想扑到他的怀里,听他说没事了,一切有他在。

    哪怕只在他的怀里,感受他的体温跟心跳就行。

    顾岩看着我,脸有些黑。

    他大步流星走到了我跟沈行舟的面前,目光并没有看向我,“沈先生多次光临十色,看来是对我们十色还算满意了,不过今天叶清不能陪你喝酒了,我有事找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兰姨安排我们十色其他的姑娘陪你的。”

    说着,不等沈行舟说话,就一把把我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我有些担心顾岩的行为会激怒沈行舟,毕竟沈家在北城摆在那里,而且听闻他向来说一不二,说出口的话就一定要做到。

    虽然知道此时根本就没有我说话的份儿,却还是忍不住紧张地扯了扯顾岩的衣角。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沈行舟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愉快,他的表情一如既往,“那就麻烦顾先生了。”

    他甚至没有多看我一眼,就转身走向了5012包厢。

    我不由看向了他的背影,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没看够吗?”手腕传来的疼痛和顾岩的声音让我回过了神。

    这才发现顾岩依旧抓着我的手,眼中满是我没有见过的陌生的情绪。

    我知道,他是在生气我与沈行舟走得太近,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就被他霸道地拉向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砰地一下被用力关上,顾岩粗暴地把我压到墙上,捏起我的下颌,让我直视他的眼睛,“叶清,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阴郁,我的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委屈,前所未有的委屈汹涌而出。

    “今天如果不是沈二爷出现,我现在已经被宋太太扔到桥西被那群流浪汉轮了。”我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

    顾岩冷冷地看着我,没有因为我的这句话而动容,他依旧用力地捏着我的下颌,俯下身来,粗暴地啃咬着我的唇,疼痛蔓延开来,我却从他的吻中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情感,直到一股血腥味充斥了我的整个口腔,他才放开我。

    “记住,你是我的人,是这十色里的人,你永远也别想搭上沈行舟这条船!”他的语气不容反抗,在提到沈行舟这个名字的时候,甚至充满了狠戾。

    顾岩放开了我,他稍稍整了整衣服就离开了,留我独自在办公室。

    看着那道重新被关上的门,我无力地滑坐到了地上,那道门,隔开了我跟顾岩,也隔开了我们之间的心。

    我一直以为顾岩是明白我对他的感情的,虽然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拥有名分,哪怕他说他要结婚了,哪怕他安排我出台,但心里却仍然留有一丝的期待,只要能呆在他的身边,便觉得很满足。

    可他刚刚的反应,却让我觉得自己或许从来就都不了解这个男人,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想要些什么,我根本就一无所知。

    人人都说我命好,一进十色就被老板给包了,这些话说多了,就连我也开始这么认为了,现在想想,自己似乎是太过自信与骄傲了。

    说到底,像我们这种见不得光的人,是没有资格被喜欢的。

    被宋太太这么一闹,十色今晚的生意冷清了许多,不少金主纷纷提前回家,生怕家中的那位也会突然闹到这里来。

    我也无心再逗留下去,不知道苏茉现在怎么样了,宋太太绝对不是那种容易善罢甘休的主儿,要是让她找到苏茉,那苏茉绝对是凶多吉少。

    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十色。走出十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苏茉打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往苏茉的住所赶去。

    苏茉家的门没有关,里面一片狼藉,很明显是被打砸过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只是屋子里却空空的,并没有人。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难道苏茉被宋太太带走了?

    就在我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苏茉,我连忙接了起来。

    “苏茉,你没事吧?”

    “没事,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苏茉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有些疲惫,却没有什么异常,我总算松了口气。

    在到达住所的时候,果然看到苏茉一个人蹲在花坛边抽着烟,一点火光忽明忽灭,衬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单薄无助。

    做我们这行最怕就是被金主的老婆找上门,一旦被找上,即使被打死打残也不会有任何人同情你,甚至说你是活该。

    苏茉看到我,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蹲的太久,再加上鞋跟太高,起身的时候,身体一歪,整个人差点就往花圃里倒了下去。

    我连忙扶住她,两人一起上了楼。

    我让苏茉先去洗个澡,自己把房间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苏茉的家是回不去了,我这里虽然不大,却也好过她到外面住宾馆,起码万一发生了什么事还能相互有个照应。

    因为顾岩几乎没有在我这里过夜过,所以我的床并不是太大,两个人睡一起的话显得有些拥挤,我拿出了席子,打算自己打地铺,让苏茉睡床上。

    转身,就看到苏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浴室出来,正站在卧房门口。

    “清,谢谢。”

    我笑着摇了摇头,“别说那么多了,这几天你就先住这吧。”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两人回到客厅,她从包里拿出一根烟,又要点上,被我阻止了,“少抽点吧,我给你倒杯牛奶。”

    苏茉的烟瘾很大,她说过,只有在抽烟的时候,才能让她暂时地忘记那些不愉快。

    以前我也劝过她少抽些,但都会被她以各种理由搪塞掉,只是这次,她竟难得的重新把烟放回了烟盒。

    我把牛奶放到桌上,重新坐回她的身边,“晚上早点休息吧,这几天你就先不要去上班了,兰姨那边我会跟她说的。”

    苏茉点了点头,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疲惫。

    我们谁都没有提宋太太的事情,她拿起桌上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下去,她轻轻地摸了摸肚子,抬头看着我,许久,才缓缓开口,“清,今晚能让我跟你一起睡吗?”

    我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向来独立的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点了点头,“嗯,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了。”

    苏茉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一些。

    苏茉比我早到十色一年,记得我刚到十色的时候,几乎什么都不懂,很多事,也都是她教我的。

    那时,兰姨把我跟她还有姜艳安排在了一间宿舍,可以说,她就像是我跟姜艳的大姐一样。

    这个晚上,我们像是又回到了从前,苏茉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我们很有默契的都避开了有关姜艳的事情,避开了那些让我们难过,悲伤的事情。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只需要愉快的回忆就行了,即使这样的回忆少的可怜。

    那时候的我们,还是刚出社会不久的小女生,苏茉的文凭最高,年纪也最大。其实我一直没闹明白,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突然就来了这种地方。不过,现在的我也不想明白了。因为,我们就像是沦落天涯又重聚的亲友,应了古人那句诗词说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虽然,在这种地方存知己,若比邻是挺丢人的,但咱至少也是凭着自己的双手赚的脏钱不是。不偷也不抢,再脏也是干净的。

    只要闭着眼睛,不听不看不去想,这些赚来的所有东西,以后就都是可以花的白钱。

    姜艳是一个很明魅灿烂的姑娘,她天生爱笑。宋先生爱的就是她的这种笑容,所以才会一下子包了她这么久。只是,后来的时候,他带着她去了一个性受趴,从此她再也没有回来。

    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把那个姓宋的打出去,然后提醒姜艳,千万不要跟他们出去。可是,一切,都不能够重演。姜艳还是离开了十色,跟着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离开她们,去了那个趴,并且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在那个变态的趴上,她该有多么的无助。还记得在停尸房的时候,被人再三的告诫要小心,做好心理准备了才能揭白布。因为这一切都是来得那么的恐怖。

    她一个人,被几个大男人SM,他们在她的身上作着各种非人的试验,道貌岸然的将平时不敢在老婆身上用出来的全身招数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在欺负完她以后,他们又再一次人模狗样的出现在社会,出现在大众面前,一派道貌岸然的社会精英作派,真是叫人好生恶心。

    姜艳死了以后,这才是最让人寒心的时刻。作为老板的顾先生一点表示都没有,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这都是命。”

    然后,他就这么潇洒的离开了。

    至于十色里其他的人更是别提了。既然老板都发话了,他们所剩下不多的感情,更是乐得省省,不再为姜艳而抒发。

    兰姨也就淡淡的叹息一声,虚伪的说了一句:“她真是运气太不好了。”然后,她也走了。随即所有姑娘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从那一天起,她和她就看透了这一切,明白了人情之险恶,世界这凉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