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21章 终于

    孟昶寝宫,华英和华云正在为孟昶把脉,这是华英和华云每晚睡前必做的,倒让孟涛很感动。孟涛走进孟昶的寝宫,看了看躺在龙榻,恢复了一些血色的孟昶,孟涛略松一口气,与华英互看了一眼,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静候在一旁。

    华英检查结束,与华云一起净手之后接过内侍奉上的茶,和孟涛并肩走出卧房,在外厅坐了下来。

    “老哥哥,孟昶他····”

    孟涛话还没说完,华英就放下茶杯,接过孟涛的话说:“王爷,你就放心吧,皇上他的毒已经彻底解除,伤口已愈合,所以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只等着热毒散去,就无大碍,到那时候,只要用些时日来调理,就可痊愈啦!”

    听到华英这样说,孟涛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听了华英的话,一旁的华云赞同的点点头,在华英说完后,问道:“哥,这皇上的热也是发了几天,按理,应该快退了吧!人也快醒了才是啊。”

    听了华云的话,孟涛又把眼光投向了华英。华英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认真的说:“这从刚才的脉象来看,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

    华英和华云这两兄弟,不往来多年了,倒是因为孟昶这次受伤,两兄弟联手为孟昶治病疗伤,增进了解,兄弟关系缓和。这倒是孟昶遇刺事件的意外收获之一。至于之二,那就是羽翔此时的到来。

    正聊着孟昶伤势的三人,因为内侍来报,羽翔奉命在殿外候喧而中断。

    听到内侍的禀报,孟涛起身对华英、华云兄弟抱手到:“二位,在下还有些俗务,就不再留二位了,本王这就让人带二位去休息,这些日子,辛苦二位了,容孟涛日后重谢。”

    华英、华云都不是糊涂人,听了孟涛的话,起身还礼后离去。

    孟涛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孟昶,极有深意的笑了笑,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楚雯萱和羽翔。看到孟涛走出,羽翔恭敬的行礼,而楚雯萱面无表情的看着孟涛。孟涛对于楚雯萱身处蜀国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都能如此的冷静,欣赏之余更多了另一份考虑。

    “楚姑娘,本王有一事不解,不知楚姑娘可否为本王解惑?”孟涛很有礼貌的说。

    楚雯萱屈膝一礼后,不卑不亢的说:“王爷客气了,都说蜀国逍遥王饱读诗书,满腹经纶,遨游四海,阅历之广,雯萱怎么可能担此一任?”

    “可是本王这一疑惑,非楚姑娘而不能解!”

    “王爷既然这样说,那雯萱愿意一试!”

    “本王得知,楚姑娘要见永阳,而现在你却身处蜀国皇宫,楚姑娘难道就没想过为什么吗?”

    楚雯萱听后一笑:说:“王爷既知雯萱要见的是永阳,却将雯萱带进蜀国皇宫,那定有王爷的用意,如果王爷愿意告知这是为何,雯萱倒是愿意一听。”

    “你一定要见到永阳吗?”孟涛避而不答。

    楚雯萱坚定的看着孟涛,说道:“是,非见不可!”

    “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吗?”

    “我相信他,即使他对我有所隐瞒,那我相信他也有他的理由,而且,我愿意听他解释。”

    “为什么?”

    楚雯萱转过身,仰头望着璀璨的夜空,笑了。

    孟涛看着楚雯萱的笑脸,莫名的,想起了自己和风仪的过往。逍遥扇一合,说道:“楚姑娘,你既然要见永阳,就随我来吧!”

    陷入沉思的楚雯萱本以为孟涛要刁难自己,没想到孟涛这么爽快!

    一旁的羽翔听到孟涛的话,就把门打开了。孟涛说完后,一撩衣襟,走了进去。跟在后面的楚雯萱进门后,四处环顾一眼,眉头皱了一下了。跟上孟涛的步伐后,楚雯萱闻到了一股极重的药味,皱着的眉头更紧了。

    走到龙榻边,孟涛侧身看着楚雯萱。

    只见楚雯萱瞳孔放大,深深的吸了口气,死死的盯着龙榻上的孟昶,久久,久久!

    缓过神的楚雯萱一步一步走过去,每走一步,都犹如走在刀尖上般痛苦!楚雯萱缓缓的跪在床榻边,轻轻的握起孟昶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然后细细的的打量着孟昶。

    一旁的孟涛凝神的看着这一切,没错过一点细节!孟涛原想楚雯萱会问发生了什么,可是此时看着楚雯萱望着孟昶的眼神,孟涛懂了。于是,在对楚雯萱毫无了解的情况下,光凭楚雯萱从进殿到现在的反应,孟涛选择了悄悄离去,把空间留给了孟昶和楚雯萱。因为孟涛做了个决定,不管之后发生什么,他,孟涛,都会帮孟昶解决,现在,重要的是孟昶怎么想。

    走出孟昶的寝殿,孟涛看到了和羽翔站在一起说话的孟飞。

    “飞儿?”孟涛唤到。

    “飞儿见过王爷。”听到孟涛唤自己,孟飞赶紧转身行礼。而羽翔也躬身行礼。

    “你怎么在这?”孟涛看着孟飞不解的问道。因为现在的孟飞应该是和秋霜在一起。而秋霜,则是在凤仪身旁伺候着,直到自己忙完回去,他们才会去休息。

    “回王爷。”孟飞不敢怠慢,赶紧回到,“王妃今天吃下药就睡下了。冬雪和夏雨说她们会在一旁照顾王妃,直至王爷您回去。然后让我,秋霜,春风先回去休息。飞儿看王爷现在都还没回就想着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秋霜和春风呢?”孟涛听了孟飞的话,稍微放心了,就转问了秋霜和春风,这几个丫头这几天天天轮流照顾凤仪,都瘦了不少。

    “回王爷,秋霜回去休息了,春风应该是找杜方了,今晚的内廷是他值夜。”孟飞回到。自杜方从边境孟涛从吴梓那调来临时担任凤仪的护卫队长那天起,杜方的职务,就一天也没离开过这皇室近卫的身份。自他随着凤仪回到蜀国后,孟涛就将守卫内廷的职责交给了他和羽翔,尽管杜方的武功有些差强。

    “嗯。”孟涛了,点点头。

    “王爷!”羽翔有些担心的看了孟昶的寝宫紧闭的大门,等待孟涛的下一步指示。这让孟飞有不解。

    孟涛当然明白羽翔的意思。

    “唰”的一声,随着逍遥扇的打开,寂静的夜被打破。

    孟涛沉思片刻之后,将逍遥扇一合,开口道:“飞儿,你速去找到羽林,然后和他连夜从禁卫军中挑出100名好手,由羽林和亲自带队,守卫皇上的寝宫。从即刻起,除了华英和华云两位大夫,任何人,没有本王的手谕,不得接近皇上的寝宫。”

    “是!”接令后的孟飞退到一旁。

    “羽翔,你去挑几名暗卫,安排进皇上的寝宫,不遗落任何一个死角,人数由你定。如果她有危及皇上的行为,立即制止!”

    “是!”羽翔接令。

    “她?”孟飞脑袋里一个大问号,但又不敢问,只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孟涛。

    孟涛点点头,没理会孟飞的疑问,说了句:“去吧。”

    孟涛本不想这样做,但是,现在,他赌不起,更输不起。

    “飞儿!”就在孟飞准备离开的时候,孟涛突然想起了什么。

    孟飞赶紧走了回来,恭敬的看着孟涛。孟涛向孟飞说了几句耳语后,孟飞明白的点点头,并说了句:“王爷放心。”之后消失的夜色中。

    看着远走的羽翔和孟飞,孟涛回顾了今天的所有事,确定都解决之后,转身回他在宫中的临时宫院——珑韵宫,蜀国历朝太子的院落。会选择这里做为在宫中临时住的,主要是这里离朝堂和御书房近,更重要的是离孟昶的寝宫近。“凤仪······”一想到马上可以见到凤仪,孟涛崩了一天的脸,终于有些轻松,步伐也快了起来。

    穿过珑韵宫门口,直奔后院。才跨进拱门,就看到冬雪手握剑倚着院落的树出神的站着,身上披着加厚的毛毡披风,而夏雨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盹,身上盖了件外套,细看之下,居然是男人的衣服。呵呵,孟涛心里笑了两声,在心里嘀咕着,不知道凤仪知不知道这情况。

    呵,凤仪,一整天没见了,尽管飞儿会定点派人来告诉他凤仪在做什么,有没有按时吃药休息,可不亲眼看到,还是有些不放心。

    孟涛收起心神,向着冬雪和夏雨走了过去。听到脚步声的冬雪立即回神,作出警惕的举动寻着声响望过来。看清是孟涛后,冬雪放松了警惕,低声行礼:“王爷,您回来了。”

    “嗯,辛苦你们了,去休息吧,记得睡前让他们熬碗姜汤喝进去,别着凉了!”孟涛说道。然后转身回屋。屋内,有他一整天都在挂念的人。

    “是。谢王爷关心。”冬雪有礼的回到,然后恭敬的目送孟涛回屋。

    待孟涛进屋后,冬雪轻轻拍醒夏雨,说:“我们回去睡觉吧。”

    睡得有些迷糊的夏雨揉揉眼睛,看了一眼冬雪,说:“睡觉?公主怎么办?王爷回来了吗?”

    “嗯,王爷已经进屋了,还让我们睡去休息。”

    “啊?!我又睡着啦?王爷没说责怪我吧?”夏雨有些不好意思。

    冬雪摇摇头,说了句“走吧”,就率先往他们住的屋子走去。

    刚挪动脚步的夏雨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本能的伸手一拉,是衣角!还没从睡梦中完全醒来的夏雨,边开始回忆自己睡着前的事情,边拉起那件对自己来说很大的衣服追上冬雪的步子。

    进屋后的孟涛在内侍的伺候下草草的洗漱之后直奔内屋,而此时看到凤仪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孟涛才放下了一天以来一直担忧的心。孟涛并没有直接躺下,而是坐在床沿,出神的望着凤仪已经有些血色的脸,任由帷幔在自己身边垂着。过了半响,感觉有些冷的孟涛轻轻的拉开被子,躺在了凤仪身边,伸手用掌风将蜡烛熄灭之后转身将凤仪抱在怀里,深深的吸了口凤仪身上独有的气息后,内心满足的奔向梦乡。

    自楚雯萱被带进宫后,一连好几天,孟涛都早起晚睡,处理着各种各样忙不完的事,连吃饭都不回珑韵宫,害得一直在吃药补身子早睡晚起的凤仪连着好几天都没见到孟涛,尽管她知道孟涛每天晚上都睡在自己身边!

    吃了中午饭的凤仪在珑韵宫的小院里有些不满的想着孟涛这些天到底在忙着什么?尽管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去打扰孟涛,可是,她真的想孟涛了。想看看他,看看他笑,听他说说话。思定之后,凤仪起身,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而在她身旁伺候的秋霜等人赶紧跟上。秋霜她们当然知道自家主子近日的心情,也知道现在凤仪要去哪。

    此时的御书房内,刚和几位大臣商议完一些国政大事的孟涛正听着暗卫来汇报孟昶寝宫的情况。确切的说,是楚雯萱的举动。

    楚雯萱自进宫后,除了必要的礼数语言,她都惜字如金,一直陪在孟昶身边,尽管内侍总管在孟涛的吩咐下给楚雯萱派了侍婢,安排了厢房。除了换药是华云或者华英亲自完成,其他关于孟昶的一切,楚雯萱都亲手亲为。孟涛听着暗卫的汇报,心里琢磨着,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王爷?”就在孟涛沉思时,内侍的小声叫唤拉回了他的思绪。

    孟涛抬眼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内侍总管,内侍立刻说道:“王妃来了,就在门口,娘娘让小的进来问问,她方便进来吗?”

    凤仪来了?呵呵,想想这几天过得,孟涛都佩服自己!

    孟涛丢给暗卫一句“你下去吧,别打草惊蛇。”之后,起身往门口走去。而暗卫在得到指示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御书房。

    “凤仪”才跨出御书房门口的孟涛就看到一身水红色装扮的凤仪正出神的看着远方。

    听到孟涛的声音,凤仪立即转过身来,还未挪动步子,孟涛已经来到她身边了。而凤仪身旁的四婢,早已识趣的退下了。

    孟涛一手拉过凤仪微凉的手捂着,一手将凤仪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到耳后。仔细端详了一番后说:“怎们过来了?饭吃了没有?有没准时服药?”

    “我没打扰到你吧?”凤仪并没有直接回到孟涛的问题。

    凤仪的话一出,孟涛有些心疼看着凤仪说:“不会,你任何时候来,都不会打扰到我。你要相信我能力嘛!”孟涛笑哄着凤仪,然后搂着凤仪往书房走去,避免凤仪被风到而受凉。

    进了御书房,孟涛将凤仪带到贵妃榻旁让凤仪先坐下,然后去倒了杯温水递给凤仪。凤仪喝了一口,递给孟涛,然后小声的嘀咕着:“我有按时吃饭睡觉,可是按时吃饭睡觉害得我好几天没见到你了。”而不知道华英到底在她的药里放了什么,让她最近很嗜睡。

    孟涛当然知道,凤仪的药里有安神的药,而且是他让华英在有利于凤仪身体的情况下加进去的,不过他肯定不会主动招了。

    孟涛将凤仪抱在怀里,满是歉意的说道:“凤仪,很抱歉,这几天没时间陪你。”

    凤仪将头靠在孟涛胸前,说:“我不怪你。”然后眼珠一转,突然抬起头看着孟涛,说:“所以我自己过来了。”

    孟涛没想到凤仪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看着许久没出现在凤仪脸上的恶作剧的表情,孟涛尽然看呆了!

    “凤仪。”孟涛轻呼着。一只手已经不自觉的抚上了凤仪的脸庞摩挲着。

    从孟涛异样的眼神里,凤仪觉察到孟涛身体的异样。在孟涛炽热的眼神注视下,凤仪有些害羞往孟涛怀里缩了缩,头也慢慢低了下去以避开孟涛那火热的眼神。不过孟涛没给她这个机会。

    孟涛轻柔的抬起凤仪的头,将自己的唇贴上了凤仪的唇瓣。不急,不缓。缓过神的凤仪开始回应着孟涛的吻。这一回应,让孟涛,一发不可收拾。虽然这些天孟涛回去得很晚,但怕吵到凤仪,就算很想,都只会克制的亲亲凤仪,而现在······

    正当凤仪感到胸前有些凉意的时候,内侍一声急骤的“王爷”不应景的在门外响了起来。

    听到声音的凤仪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推开孟涛想站起来,不料却被孟涛紧紧抱住,无法动弹。孟涛当然听到了,懊恼的他并没有急着出声,而是将头埋在凤仪的肩头,调理了气息后,一边帮凤仪整理衣服,一边问:“什么事?”

    此时的凤仪脸已快红透了,孟涛当然看见了,只是他只能忽视啊!

    门外的内侍曾经也伺候过孟涛,了解孟涛,虽然急着将事情禀报,但是到了门口的内侍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现在突然闯进屋内。

    听到孟涛的声音,自知自己“闯祸”了,可是,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禀报:“回王爷。”内侍咽了口口水接着说,“皇上醒了!”因为此事非让孟涛知道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