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控制

    初荫迟疑地问道:“那现在的雾境异变”

    “也是因为蜃龙。”

    祭酒缓缓道:“蜃龙作为真龙,生拥有超脱凡尘俗世的神性,

    祂所制造出的雾气幻境,荒诞虚妄,却又真实合理,甚至可以蒙骗整个世界,制造与尘世彻底隔离的独立空间。

    彻底困住妖魔,并用永无止境的幻境,磨灭妖魔的自我意识,使其成为无知无觉的死物,最终被囚魔窟里的阵法磨灭成渣滓,化为囚魔窟的燃料与养分。

    眼下现实世界中,从地底涌出的浓雾,仅仅只是囚魔窟外层最微不足道的雾境边缘而已。”

    “嗯?!”

    灰烬悚然一惊,“你是,囚魔窟正在与现实世界的殷市相结合?”

    “呵呵,”

    祭酒有些讽刺地看了灰烬一眼,轻声道:“当异学会设置囚魔窟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是一片荒芜的沼泽滩涂,完全没有人居住。

    囚魔窟设置好了之后,不断向外逸散的妖魔气息,更是彻底摧毁了这片沼泽区域的生态幻境。

    只是因为蜃龙所制造出的雾气幻境,让囚魔窟独立于尘世之外,削除了魔气负面影响,

    才使得古人能在这片区域周围已定居,

    才有了松江府,有了现代的殷市。

    与其囚魔窟与现实世界相结合,

    不如囚魔窟正在重新回到原本它应该在的位置。”

    “”

    灰烬脸色铁青地问道,“囚魔窟在现实世界所对应的物理坐标,在哪里?”

    “呵,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么?”

    祭酒摇了摇头,“就在钱华路下方。尽管不知道现如今的囚魔窟里面还存活着多少妖魔,但是对比一下千年前竹简上的记录,保守估计,至少也应该有个数万只吧。”

    “呼”

    灰烬吐出一口浊气,忍住了跑到圆球术式外面、将这一情报传递给机动特遣队的冲动——他需要从祭酒身上得到更多的情报,

    而且现在屏障已经收缩完毕,恐怕没等到他跑出千米之外,恐怕就因为理智值耗尽而变成疯子了。

    站在他旁边的初荫,微不可查地看了灰烬一眼,

    这个角度,初荫能看见灰烬手里专门拿来测谎用的金属圆球。

    其实从之前祭酒开始透露情报的时候,初荫就已经悄咪咪地从背包栏里拿出了巴掌大的超型无人机,并开启无人机的摄录功能,记录下祭酒的话语。

    作为殷市本地人加上机动特遣队干员,她也明白这条情报的重要程度,直接用负在身后的双手,操控超型无人机,沿着地面悄无声息地飞了出去,

    势要将无人机送到千米之外的圆球术式之外,将信息传递给特事局的同事。

    一片沉默之中,李昂开口道:“囚魔窟还有多久彻底降临?为什么发生异变,降临殷市?”

    祭酒摇了摇头,“具体的降临时间,我也不清楚。不过估计就在今晚。

    至于发生异变的原因按照我从昙花组织那里得到的情报,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古代方士组织,与蜃龙的约定已经到了期限。”

    “猜测?”李昂眼睛一眯。

    “没错。”祭酒有些无奈,“我虽然是昙花组织的成员,但加入时间还没有我的队友执爵长,他们透露给我的信息也很有限。

    要不是之前昙花的负责人庄澎湃在剧本任务里离奇死亡,我也不会被委以重任。

    而且我怀疑,昙花组织自己得到的情报也不完整,或者有所隐瞒。”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信息的?”

    灰烬忍不住开口问道。

    作为机动特遣队的成员,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连现在异学会都不清楚的事情,一个昙花组织的高级成员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祭酒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放在以前,异学会自然拥有世间最大、最全面的异常事件数据库,但现在以异学会传承断绝的程度,跟推倒重来没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昙花组织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它的诞生,与另一个方士组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个组织,名为岿阳派。”

    无人应答,祭酒自顾自地道:“那是一群与异学会差不多同时代、甚至更加古老的方士组成的隐秘组织。

    该组织的成员数量稀少,行事诡秘,时而维护秩序,时而破坏平衡,谈不上具体的好或坏,

    上古时期几乎所有的大型异变背后,都有他们的身影。

    有一些观点认为,

    正是岿阳派去刻意引导新生代方士,帮助他们建立了最早的异学会组织。

    而在一些流传到昙花组织手上的异学会远古竹简上,也确实有异学会与岿阳派双方共同合作、捕获强悍妖魔的记载。”

    祭酒咳嗽了一下,缓缓道:“与外界想像不同,昙花组织并没有那么严密与秩序分明,除了极少数高级人员之外,也没人知道昙花组织未来的具体策略与发展方向。

    昙花的中下层基本都抱着尽可捞钱的想法,而被蛊惑诱骗而来的中上层,基本都信了昙花那套‘在杀场游戏带来的变革中,继续维持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

    柳无怠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实际上她也清楚,她父亲柳克俭当初感染昙花疾病,恐怕也是去参加了什么上流社会的聚会,主动或者被动被卷入了昙花组织当中。

    不得不,昙花组织这种“维持现有阶级,保证上层人士财富地位不动摇”的口号,搭配上能够给人以低级超凡能力的昙花型药剂,确实具有蛊惑力,

    可以诱骗到许多对杀场游戏一知半解,或者深感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上层人士。

    柳克俭中招也就不难理解了。

    “之前,我虽然是昙花内的一名成员,但是对于昙花的口号并没有什么想法。

    在为昙花工作期间,我利用一些玩家的特殊技巧,获取到了昙花组织的真正机密——上古时期的方士组织岿阳派,为了应对现代即将展开的大规模杀场游戏,引导一部分凡人建立了昙花组织。

    昙花,是岿阳派的下属分支,是岿阳派中某个或者某些成员设下的暗子。

    其建立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岿阳派针对囚魔窟的计划。”

    祭酒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他们早在无数年前,就已经做了充足准备,

    提前埋设下各类超凡物品,以期能在关键时间点,推动杀场游戏自发形成有关于囚魔窟封印解除的任务。

    并给昙花组织留了一则预言诗。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顾菟在腹,何所不死,长人何守,龙辀乘雷,离窟东行。

    这段话就是岿阳派遗留给昙花组织,并最终转交到我手上的、有关于此次任务的预言诗。

    大致意思为:

    月亮有着什么特质,能够死而复生,

    月中黑点又是什么,是否是兔子腹中藏身。

    不死之国到底在哪,长生种依靠什么东西,

    龙车带着雷声,离开洞窟向东边前行。

    按照昙花上层的理解,雾境发生异变,也就意味着蜃龙即将脱离囚魔窟,自行飞走。

    他们的目的,是让我利用这盏八方明月宫灯,进入到雾境当中,最终控制住要离开的蜃龙。”